第110章 大泄-剑如蛟
玄幻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10章 大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0章 大泄

        仅仅一夜,吴府内的哀嚎声与哭泣声就四起。家里的老人已经哭晕过去两回了,全靠汤药吊着一口气,医师说怕是也难过这次这一关了。言下之意就是让吴家准备给老人安排后事了。
       可吴家现在,要办的后事怕不止一桩。
       吴家少爷吴青翎死了,就在昨夜。
       直到今早才被发现,尸体都硬了。
       和吴家少爷睡在一起的还有两个舞姬,此时已经下了衙门大牢,不知会是何下场,估计再见不着天日了。
       吴远坐在儿子的小院里已经一个多时辰了。他在等屋里的仵作验尸出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死了?吴远觉得这必不寻常。
       之前问了镇守府上的所有武者,包括那三名最强的门客,并没有任何与吴青翎的死能扯上关系的发现。只晓得最近几日吴青翎的精神不怎么好,显得有些焦躁和暴躁,因为一点小事就会打骂家里的下人。昨天中午,吴青翎让他的跟班去花楼找来了以往跟他相好的两个舞姬,并且让人熬了一锅助兴的药汤。
       之后吴青翎就在自己的小院里跟两名舞姬玩耍,直至深夜才消停了声音。
       可那两名舞姬的身份背景单纯,早在她们与吴青翎最开始接触的时候吴家就去大概查过一遍。加之吴青翎平时出手也向来阔绰,亦无什么过分的古怪嗜好,所以这两个舞姬根本找不出杀吴青翎的动机,更别说杀了人还睡在尸体边上沉沉的不跑。
       吴远身边的那名通窍境武者已经看过一遍吴青翎的尸体了。整个尸体光着,应该是才做完一次就出的事,不但全身无任何可疑的伤口,也没有发现任何中毒的外在表现。甚至连临死前的表情都看不出什么痛苦来,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模样。
       反正很诡异。至少让吴远的贴身侍卫瞧不出所以然来。
       最后吴远调来了两名衙门里最有经验的仵作,就地验尸,他不论如何必须要知道自己儿子的死因。
       自始至终吴远不信自己儿子的死会是意外,即便他死得再怎么像意外。
       两名仵作推开门走了出来,各自脸上都带着明显的惶恐。心知这趟差事不好办。难的不是吴大少的死因不好找,而是给人报丧本就不是什么好事,不落好不说,还容易被嫌弃。
       “说。”
       “大人,公子的死因不是外力而是内因......”
       “直接说你们的结果。”吴远冷哼了一声打断了仵作的啰嗦,他不想知道那些没用的消息,他要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因为什么死的!
       “......大人亲节哀,公子乃是,乃是大泄而亡。”说出这个结果之后,两名仵作下意识的往后撤了半步,他们明显感受得到吴大人眼中猛的飚射出来的厉芒,分外骇人。
       大泄而亡?!居然是大泄?!
       吴远没有去怀疑,也用不着怀疑两名经验老道的仵作对于“大泄而亡”这种本身就足够奇特的死因的验证结果。出错的可能太低太低。但正因为他不怀疑仵作给的结果,所以心里才会再次燃起怒火。
       就连边上站着的那名吴远的贴身侍卫也不禁嘴角抽搐了一下。
       不光彩啊!死得太不光彩了!
       所谓大泄而亡是比较含蓄的说法,用正常的叫法应该是“马上风”。是一种因为行房过于激动导致猝死的突发疾病,一般因为毫无预兆,加上发病环境特殊,可谓极少有能救回来的。
       俗称“死在肚皮上”。
       这虽然不体面也不光彩,但似乎也符合吴青翎一直以来的行为结果。堂堂廊源城里最大的纨绔,在女人方面本就很荡,加之又不是武者,身子骨哪里经得起这种消耗?平日看吴青翎的脸色就给人一种亏虚得很厉害的样子。如今得到这样一个结局,既意外又好像不是那么意外。
       “下去吧。这件事不可宣扬。”
       “是大人,属下告退。”
       两名仵作连忙退下。他们自然不会到处乱说。可这种事情想要瞒住悠悠之口怕也难。他们不说,总会有人知道然后传出去的。所以两人心里郁闷得难以言表。
       吴远皱着眉,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多久便起身进了屋里,然后亲手给儿子整理好遗容。再看着下人将尸体慢慢的抬往大堂已经布置好的灵堂里安放。
       按照荒天域的习俗,有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之后才会下葬。一般而言会停尸一到两日。
       或许旁人已经在心里给吴青翎的死定了性,可吴远并没有。到此时,他依旧不信自己儿子是死于意外。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却又让吴远莫名的在心里笃定。
       相比起灵堂里哭丧的人,吴远却一滴泪都没有留,但并不意味着他不伤心。吴家血脉到此中断,吴远比谁都伤心欲绝。但他心里坚信的执念让他更多的注意力落在寻找儿子真正死因上面。
       在灵堂里站了一会儿,吴远避开了众人去了后院小花园。站在那口深井边上,吴远看着黑漆漆的井口,似乎自言自语的问道:“有回音了吗?”
       片刻后,井里冒出来一个表情带着惊恐的女童的头,战战兢兢的四下看了看,最后仰起头来看向站在井边的吴远,说:“王有回音过来,到时候会来三名灵将,五天内就会到。”
       说完,那女童厉鬼便飞快的回了井里,似乎只有待在深井中才能给它安全感。与之前暴虐的吞噬生魂的模样大相径庭。应该是童男厉鬼和那女鬼的消失让它感到了恐惧。
       五天内......吴远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回了自己的书房。他要避开那些哭丧的声音让自己安静下来,冷静的想一想,如果儿子的死真不是意外的话,又是谁干的?谁最有可能?最有这种莫测难辨的手段?
       思来想去,即便吴青翎可能存在的仇家有很多,不少人暗地里都巴不得吴青翎死,甚至吴远的仇人也不少。可落在最近,以及最可能有如此诡异难辨的手段的人,只有一个。
       当然,这一切都是吴远以直觉认为儿子的死不是意外为前提来说的。
       或许,这是吴远为丧子之痛潜意识找的一个泄愤的宣泄口?
       这谁也说不清。
       ps:十更(5/1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cdls.com。

著名金融巨头被诈骗超2亿!幕后主犯竟是好莱坞制片人……。
贵商抗疫|合力超市线上“蔬菜包”助力打赢疫情阻击战。
回农村老家种菜后,我悟出了不少人生哲理。
在哈尔科夫等地的军事行动仍在继续!乌克兰:过去一天重新控制20多个定居点,哈尔科夫80的电力和供水已恢复。
战疫夫妻隔空喊话:“等抗疫结束,我们一起回家”。
/青楼/是肉肉啊/两生花之杜若/清韵筱竹/燕山瑶/树筝。
/沈总每天都在被催债/就要抱抱/柒月,七年/深海里的海/哥哥-佐鼬/糖门七号。
/常乐者云/马小萨会议伊始,综治办主任刘海介绍了本学期学校心理筛查工作的准备和开展情况。
滕校还就上学期期末考试数据进行分析,详细介绍了教学奖励方案,对本学期重点工作做出了明确安排。
一个人的道门同学们也可以准备一本?感恩日记本?,记录每天值得感恩的三件小事,例如?今天的晚霞很美,很治愈??进校的时候,门卫师傅给了我一个微笑??洗衣服的时候发现口袋里还有10元?等,多多发现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美好小确幸。
滕跃进校长、书记表示:一个人的道门中学将继续把党建工作抓严抓牢,落到实处,进一步发挥党员示范岗的作用,推动学校党建工作上水平,促进学校教育教学质量上台阶,办人民满意的学校。
李跃云书记一行听取了金运节校长有关学校教育教学工作情况汇报,了解了学校办学特色、近几年学校所取得的办学成绩,实地查看了校园环境,对学校各项工作给予了肯定,并就学校一个人的道门的发展提出了指导性要求,他希望学校领导要充分把握国家教育发展方向,发挥学校自身优势,履行教育的职责,不断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推动教育的转型升级,努力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