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安排-剑如蛟
玄幻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155章 安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5章 安排

        这是张砚第一次给自家小妹说这种话,也把这件事放在了台面上让家里所有人知道。
       王兰萍先是一愣,几欲开口最后都闭上了嘴巴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看自家二子,又看了看小脸激动得通红的小女儿,心里最后也是一笑。
       虽然女儿家不宜主外,可儿女自有儿女福,就看他二哥这架势,以后还能让小女吃亏?就乐得让她的兄长帮她做主吧!
       “哈哈哈,小妹,听见没?你二哥在给你安排前途呢!用点心,好好学,以后大哥我还等着你帮我当大掌柜呢!”张顺哈哈大笑。他这段时间常和小妹待在一起,觉得小妹还真适合做买卖,嘴上会说,脑子又灵光。以后主外完全没问题。不过想到小妹学字和学账时的样子,张顺就忍不住想笑。
       不过张顺的调笑并没被张慧圆在意,此时的她很明白二哥说的意味着什么。那是一份对于南渊国女子而言很极其难得的一个选择,选择自己以后人生的权利。
       别看张慧圆总是风风火火的像长不大的模样。要知道在张砚回来之前,张家最困顿的时候,张慧圆可是一肩挑起了大半个家,是一个内心刚强且性格坚毅坚韧的女子。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她心里是渴望能有更多更自由的余地的。可在今天以前,那只是一个梦。对于大部分南渊国的女子而言,成亲后相夫教子才是归宿。
       “二哥,你,你没骗我?”
       “骗你干嘛?你大哥的生意有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刚才我就说了等大哥大婚之后就要去一趟向口,接手新的铺子,开分号。到时候大哥免不了过去,你就先在廊源城这边坐镇。大掌柜不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练出来的嘛。不过前提是你的字能过关,账目也要会看会算。不然当个摆设要你何用?”
       “二哥,我学!我现在起每天晚上都认真学!不会让你失望的!”到底是懂事的女子,张慧圆明白自己得抓住眼前的机会。同时看了一眼坐在边上微笑着没有说话的母亲,心里明白母亲也默认了此事。一时间兴奋得俏脸通红。
       张砚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吃完饭张砚考校张慧圆时,该打的手心还是要打的。痛得这小女子眼眶里泪珠儿直打转。可却硬是一声不吭。而且放话说下次考校一定不会再被打手板。
       宵禁之前张砚就得走了。走之前问王兰萍要了不少彩纸,还在厨房里带走了一些柴火棍,又找了一圈细绳。问他拿去干嘛,就说是要做一些小东西,含含糊糊的家里人也就没再多问。
       当张砚开猪嘴巷的家时,临出门了也没见张慧圆出来送。这是头一次。那小女子现在铆足了劲儿扑在书本上。反正张砚还是第一次见她对什么事这么上心。
       回了新宅。张砚如之前那样放了纸人符看门,然后回了自己的屋子。不过这次没有修炼,而是将之前从猪嘴巷的家里带过来的彩纸和柴火棍放在了桌上,又去找了一把小刀。
       将柴火棍削成一小截一小截小指粗细的样子,然后用细绳绑起来,做成一个长方体的样子,巴掌宽,半尺高。
       之后剪切了彩纸蒙在这个框架上粘住。最后形成一个四面封闭,留下底部和正前方开放的样子。
       又拿出来自己一直存着的朱砂和笔。化开之后一笔一划的在彩纸上勾勒出一条条符印,组成复杂的法阵模样。只不过这些符印与张砚平时所化的那些符箓不太一样,看上去多了一种莫名的压抑感,以及看着就想要撕毁的厌恶。
       张砚搭的这个东西叫“法台”。看着感觉压抑,感觉厌恶那就对了,因为这玩意儿本就不是正道的手段。是厌胜之术在道丹境之后的新手法。
       画完了法台上的法阵之后,张砚从怀里拿出之前收集到了吴远的几根头发,放在里法台内。之后点了一根白烛立在法台前面。
       仔细感应了一下法台的状态,特别是灵气将其激活之后的状态是否正常。无误后张砚又拿起一叠符纸继续开画。这次一口气画了足足二十五章符箓,每一张都略有区别,似乎是根据他画的先后顺序上面的符箓笔画在递进增多,越往后越复杂。
       和之前弄好的法台一样,这些符箓也是属于厌胜之术的范畴。并且也是张砚如今迈入了道丹境之后可以新使用的术法。
       画完这二十五张符箓后,张砚拿出了最开始画好的那五张,其余的二十张则是放在法台的四个方向,与正前方点着的白烛一起把法台围着。
       “第一天。”张砚抽出最开始的那一张符纸,然后在白烛上点燃,同时另一只手捏印,嘴里无声的念着什么。就见那符纸燃烧化为细灰但却未曾飘散,而是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扯,形成一小股盘旋着落到法台中那几根头发上,薄薄的盖在上面,几乎不太看得出来。
       而这之后张砚并未停下,而是将他抽出来的五张符箓全部烧了,落下的灰也全部在那股无形的力量吸扯下铺在了法台里的那几根头发上。
       做完这些,张砚才算把今天的事做完了。看了一眼法台前依旧燃着的白烛,以及法台里的头发,嘴角泛起一丝丝冷笑。
       距离大哥张顺大婚还有四天,桌上的符纸也还剩四叠,等到烧完之时,那几根头发被纸灰完全盖住之后,吴远的性命也就不在了。
       时间上也正好,与周仓所说的吴远想要告病回乡,三到四日或许就该离开廊源城,到时候死在路上也就少了麻烦。一位当值的地方大员突然死亡和离职的地方大员突然死亡,这两者间区别极大。周仓的意思也是在提醒张砚不要急着动手,少一分麻烦是一分。
       不过这件事张砚虽然明白亲口承认,但也相当于默认了周仓的猜测。变相的也是把自己的另一面露了些厉害出来。让人知道他不是一个只会炼丹和做轮椅的所谓学问人,他也是会杀人的,而且能不留痕迹的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cdls.com。

贵阳战疫丨“爸爸妈妈要出去打怪兽了……”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夫妻档携手抗疫。
女王去世后,印度有人想把1056克拉宝石要回来。
注意!今晚广州地铁运营时间有变化!明天节后上班第一天,这些提醒速看!。
/重生成绿茶O/鱼幺/重生之不负韶华/宝妆成/女魔皇/李小东918。
/你是我的一见相思/泺冉公子/我的体内有只鬼/一柄墨刀/山海异闻录/身似野鹤。
/网王同人之妹妹珞西/风烨/九万风尘/九万风尘/BOSS很忙/桑简伊。
/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兴/8岁小可爱/让我给你送上祝福/云开月映心/我的看书软件变异了/格子里的阳光。
(供稿人:数学组 乌峰杰)
育才校区与甬江职高的合作互助取得了良好的双赢成效,为普职融通增添了新意。
望江中学校报主编、校团委副书记陈冶倾心文学事业,积极投身文学活动,与文学社全体会员共同谱写了一曲校园文学建设的壮歌,被组委会授予 ?伯乐奖?。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