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临行-剑如蛟
玄幻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445章 临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45章 临行

        灵秀楼里三个娃儿彻夜未眠。他们先是在各自的屋里收拾好了行李,然后又不约而同的走到底层大厅里,相视而笑,明白大家心里都有事儿,想着能商量商量,这不是正好是什么?
       “师尊之前给我们那滴灵水是不是就是故意要我们心焦气躁好有理由送我们下山去啊?”杨睿心里最为烦躁,他巴不得在山里待一辈子。下山的话就要面对他背后的皇家,这个才是让他最最烦心的事情。
       “嘿嘿,不用猜,我觉得师尊就是你说的那意思。不过我觉得这挺好的呀。老是待在山里也没劲。到处看看,热热闹闹的才好呢。我准备先去越水边看看,从小到大都听说越水怎么宽怎么壮观,没见过,这次先去看看,到时候如果有船,我就去华岳国,若是没船我就去北武国转转,他们那边听说有种烤马肉可香了,我得去尝尝。
       你呢?小木头,你准备去哪里?不会又回渊定皇城找你母妃吧?哈哈哈。”
       王碾笑嘻嘻的毫不掩饰自己的雀跃。他不在乎这次是不是可以跟师兄妹一起走,即便独自一人他也有自己寻找快乐和兴趣的去处。同时也知道杨睿愁眉苦脸的是为了什么,于是就出言逗他几句。他说话向来如此,喜欢开他喜欢的玩笑,对方什么感觉他倒是很少在乎。
       当然,师尊面前王碾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刘芯捂嘴偷笑,她向来不参与两位师兄的拌嘴,而大多数时候她都能置身事外不会被波及到,两个师兄从认识到现在一直对她很照顾,跟书里说的“亲哥哥”没区别,甚至刘芯看来他们就是自己的“亲哥哥”。
       杨睿更是早就对王碾碎嘴免疫了,连情绪波动都不会有。一般这个时候不去理王碾,王碾能自己憋得难受,越理他越让那张嘴翻得飞快,最后不知道会说得多离谱。
       不过这次杨睿没有选,并且他还真想要听听王碾的意见。
       “石头哥,你不也要回家吗?”
       “不一样的。这次我不准备回去了。老爹这几年跟着我姐夫做工发了财,觉得自己身子骨还好就想续弦给我们找个后妈。听说年纪才跟我姐差不多大,我回去都不知道怎么喊。所以再等等吧,等我想明白了再回去。反正我老子十年二十年都死不了。”
       十三四岁的王碾已经越来越有街面小混子的脾气了,说话的时候特别像。这是他故意学的,学的桀骜,他的偶像孙大圣就是这幅性子。
       “小木头你呢?你这次真不准备回家?你家里给你许的媳妇你真不准备要哇?”
       杨睿叹了口气,回道:“不准备回去了。回去不知道又要被逼着做些什么呢,婆烦得很。我准备提前走,不过山下镇子,走山路,然后找个车马行先去北武国,然后再考虑去哪里。”
       “哈哈,对的嘛,那个鸟皇宫不回去才对!”王碾拍了拍杨睿的肩膀,他觉得自家师弟早就该这么干了。对南渊国皇族总是想要从杨睿口中扣些师门的手段偷学的事情,王碾向来不齿,连带着对南渊国皇室没什么好印象。
       兄弟俩热闹的聊了几句,最后看向一直笑眯眯的当听众的刘芯。
       王碾皱了皱眉,问道:“小馒头,你自己一个人能不能行啊?”有些担心这个小师妹,毕竟小馒头的年纪在他们三个里是最小的。
       刘芯点了点头,说:“石头哥放心,我一个人没问题的。那些坏人可瞒不住我的镇魂音,敢来害我,我就碎了他们的魂魄!嘻嘻。”
       刘芯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镇魂音面前,别说普通人,就连实力不够的武者也难以守住意识,若是心怀不轨在镇魂音之下自然原形毕露,最后只能被刘芯揉圆搓扁杀刮随意。
       王碾想了想也笑了,他最喜欢小馒头的一点就是下手狠,不像杨睿那样有时候总要分个轻重好坏,感觉婆婆妈妈的。
       “不过我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刘芯笑着也把自己的纠结说了出来。
       杨睿耸了耸肩,说:“你不是喜欢坐船吗?要不先跟着石头哥一起去越水,他到时候去华岳或者北武,你继续顺江往南?”
       “对呀小馒头,还不如先跟我一起走一段?”
       刘芯知道王碾是担心她,想要先带着她熟悉熟悉免得独自在外不适应。可她还是摇了摇头,她看得出王碾有自己的计划,杨睿也有,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搅乱两位师兄的计划。
       再说了,刘芯也不害怕独行,甚至也是跃跃欲试的,她只是单独的不知道去哪里而已。
       三个娃儿后面就拿出地图,铺在地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哪一国有什么好,先去哪一国最合适等等。反正谁都没独自出过远门,即便是找什么样的车马行这种事情他们都能聊上许久。
       直到第二天,杨睿要偷跑。他给师尊说了,得到了师尊的同意,同时还从张砚手里拿到了一枚需要他时时刻刻贴身佩戴的法器玉佩。之后背起小包,走山路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断崖山,第一个踏上远行。
       又一天后,王碾也出发了,蹦蹦跳跳的朝着东面的越水去了,临走前给张砚磕了几个响头,抹了几滴眼泪,说还有点舍不得。难得的矫情了一把。
       最后离开的是刘芯。
       “人生多有不如意。一些是自己种的因所以才有果,但一些乃是无法左右的,同时又避不开的。”张砚看着前来跟自己道别却又欲言又止的刘芯,明白对方心里犹豫的是什么。
       “师尊,可他们......”
       “孩子,出身不可选,是好是坏都是你的来处。父母不可选,是好是坏都有一段因果。你修道,日子天长地久,以后沧海桑田再回头时若是留下这个最不应该留的遗憾岂不是太不应该了?也无从补救?
       倒不如趁这次回去看看吧。给这一段因果做个了结,之后你心底才会再无破绽。明白吗?”
       刘芯闻言用力的点了点头,但没说话,而是学着之前王碾的样子跪下去给张砚磕了几个响头,之后才转身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cdls.com。

以实际行动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丨以严明的纪律管全党治全党。
中国船舶:旗下大船集团签约其首批LNG运输船订单。
一粒大豆种子的“升级”路。
一“研”为定!2023考研网上报名攻略请查收。
/爱你,是我做过最疯狂的事/土洋/反穿第一妖女/微姑娘/男人的女神之路/沐日海洋。
/圆来木木的/晓师太/巨龙与王子/林二胖/浮墨独孤/故薄桑。
/青洛景和/慈莲笙/宝可梦:我是神级培育家/十二月去看海在校长室及相关处室负责人的陪同下,到访者分别参观了学校黄鹂、本部两个校区,对学校环境的巨大变化表示了惊叹。
在多届会长和家长的共同努力下,家委工作框架越来越完善,工作有序推进与传承。
刘云结副校长在会上也就本学期中段的各项工作进行了全面分析与认真总结,充分肯定了各位老师所付出的辛勤劳动,并就一个人的道门出现的一些不足之处提出了解决思路与办法。
王西辞老师则主要强调了欣赏和信任在焦点解决技术中的重要性。
愿同学们不负韶华,披荆斩棘;愿同学们走遍山河,风采依旧;愿同学们且行且闯,来日归途仍少年!撰稿人:陈轶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