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夜宿-剑如蛟
玄幻小说 > 一个人的道门 > 第478章 夜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8章 夜宿

        办酒席的人家姓黄,叫住王碾的就是黄家的现任家主,叫黄奇。也正是这小镇土生土长的人。今日是黄奇的二儿子大婚之日,所以请了小镇所有的乡亲,有空的都来喝一杯喜酒。
       王碾笑眯眯的并没有拒绝对方的邀请。他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在他的老家,廊源城王家庄子一样有这种习俗,家有喜事,来者皆是客,喝一杯喜酒,吃一碗饭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再说了,王碾继承了他父辈的酒量,也好这一口,一场酒席吃下来他还三言两语的跟黄家的几个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谈得挺开心。
       一顿午饭直接吃到了晚饭,饶是王碾天生酒量过人,也有些晕乎乎的了。不过他心里很清楚,黄家人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歹意。至少今天跟他喝酒的那些黄家小辈们没有。但似乎对他的来历很好奇,而且也不做掩饰,就这么直接问。
       “你们这么好客的吗?”
       “对呀!黄家在镇上出了名的好客,今天二哥大喜,你一个外乡人别说找酒吃了,喝稀饭都没地儿,因为都歇业了。招待你吃一顿算什么?再说了大父说了,你一身气质不凡,绝不是寻常人家公子,交个朋友,没坏处的。
       嘿嘿,来来来,接着喝!就你刚才说的那种酒令,我这下学会了,定要赢你!”
       刘芯会镇魂音,王碾虽不及她精通,但也不是用不出来。对付几个喝得半醉的少年人还是手到擒来。
       等到晚上这场酒喝完,王碾的底细黄家人也就知道“出来到处闲逛的公子哥”之外,一无所获。而王碾倒是把黄家人的底细摸了个大概。
       黄家是做米油生意的,据说小半个祥雨城的米油都是黄家在走货,同时也在祥雨城里经营两家酒楼。
       就这种家世,就算在祥雨城这种地方也绝对称得上一号人物了。
       不过摸黄家的底也就到此打住,对于王碾而言只需要确定对方没有什么歹意就好。本就萍水相逢,还喝了两顿酒,这就是师尊说的有缘,到时候回赠一份善缘便是。
       入夜,王碾甩了甩脑袋,这小镇的酒比他想的后劲儿更大,刚才在桌上的时候他还没觉得太烈,如今却想赶紧倒在床上睡一觉。
       住处是黄家人帮忙找的。据说是黄家本家的一个小院,紧挨着黄家本家的大院。因为今天祥雨城来了不少贵客,所以大院已经住不下了,王碾就被安排在边上。为此黄家的两个后生,也就是之前酒桌上和王碾划酒令的那两人也醉醺醺的过来与王碾住一个院子,免得怠慢。
       待客之道这方面而言,王碾反正是挑不出个毛病来。他甚至有些觉得盛情难却。
       一夜无话,王碾跟两个新交的酒友道别之后各自回了屋子睡觉。头晕得厉害,王碾甚至连脸脚都懒得洗便倒在了床上,随手将护身法盘放好,最后眼睛一闭,片刻就顺着酒意睡着了。
       甚至王碾迷迷湖湖间听到隔壁的鼾声比他先一步响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王碾勐的从睡梦里清醒过来,眼睛里的迷湖只是一瞬便清醒,翻身的瞬间一柄法器短剑已经握在了手里。
       “嗯?这是......鬼物?”
       王碾不是酒醉口渴,也不是噩梦发了,而是被法阵的感应惊醒。他这两年来去了那么多地方都是只身一人,阵盘保过他很多次性命。而鬼物又是他这一路上历练的一环,遇到就会顺手超度掉。那些来自天地的馈赠他也是很眼馋的。
       如今习以为常之后,即便是在梦中,他也会被阵法的示警瞬间进入临战状态。
       将法阵收起,王碾把背包重新背在背上,顺手从包里掏出来一根腰带系上。
       腰带是特制的,上面有许多小口袋,是师尊设计的,方便用来装各种需要及时取用的符箓,属于拼斗的时候很顺手的小东西。
       从房间出来,此时已经深夜。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细碎的虫鸣。边上几间屋子里也传出来均匀的呼吸和鼾声,这些在王碾的感知里并无异样。
       不过鼻息间却有属于鬼物特有的异味残留在空中,瞒不了王碾的鼻子。
       附近刚才就有鬼物经过。而且是阴煞不浅的厉鬼!
       王碾嘴角微微上扬。本来睡得好好的,非要送上门来,这种好事他也不会拒绝。况且遇鬼便超度之,这本就是断崖山修士的习惯。
       于是王碾便展开身法,一张追邪符扔了出去,跟着符光一跃就出了院子。
       不过王碾的身法还没来得及施展开来,追邪符的符光就消失不见。不是被什么干扰了,而是到地方了。
       “这么近的吗?!这里是......黄家的大宅?!”
       轻身术上了屋顶,同时给自己贴了敛气符,王碾顺着越来越浓的阴煞残留以及鬼物的异味很快就摸到了一间门口挂了大红红彩的月亮门前。
       燃文
       这里是黄家的后院,挂了红彩说明里面乃是新人洞房之地。而里面的确如他所料鬼影重重,而且还是厉鬼,摆明了是要害人性命的。
       可不等王碾动手,月亮门里面却在发生他完全没有想到的诡异情况:一只厉鬼跪在地上磕头,而另一只则站在它前面,一副没有商量余地的强势模样。而站着和跪着两只厉鬼的强弱也很分明,正如两鬼的姿势。
       而且王碾感觉到它们似乎在说着什么了,连忙法力运使到耳朵,想要聆听这两只行为古怪的鬼物在说些什么。
       结果不听还罢了,一听之下更是惊掉了王碾的下巴。
       “求求你了!让我杀了他们!我要杀了黄家这对奸夫淫妇!他们为了私通居然放火把我烧死在屋子里!我恨啊!我要报仇!”
       这是跪在地上的那只厉鬼在嘶吼,言语间的恨意和戾气几乎扑面而来。
       到这里王碾还好,这厉鬼的言语完全符合鬼物的架势。可后面站立的那只厉鬼的一句话直接震碎了王碾的常识。
       “你既然死了,为何不归于天地?生前的怨念如今还执着又有何意义?倒不如让我超度了你,让你真正的解脱才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cdls.com。

永州职院附属医院外科党支部:旗帜飘扬显担当同心抗疫护零陵。
泡泡玛特:今日耗资62787万港元回购50万股公司股份。
“最奇异的光”亮相中国航展。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给予阿富汗等10国98税目产品零关税待遇。
专家热议电视剧《我们这十年》:以普通人的故事折射大时代的变迁。
/淡淡的云彩悠悠地游/韩妃/我在万界卖技能/苍生鬼/爱情总是来得莫名其妙/蒟蒻是吃的。
/我真不想当国王/尤一君/暗恋如靥/微蓝一段/老大是女郎/罗青梅。
/[综神话]我是天道/王谢之会上,各备课组组长一个人的道门反馈了各自学科目前的教学情况及进度,一个人的道门提出了下年度高三一轮复习的计划安排构想。
刘老师以一张高考志愿填报表开启讲座,一个人的道门高考招生改革的几个方面。
(教研室 供稿)
家访活动中,各家访教师还就学校工作,学生在校学习、生活等方面的管理等,听取了各家庭的意见和建议,学校也将就这些反馈回的信息,在新学期及时调整相关工作,为下一步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稳定有序开展制定切实计划。
通过参加该赛事,让一个人的道门学子有机会与来自全球不同国家的数学及编程爱好者共同竞技,一个人的道门锻炼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及算法思维。
陈亚丽老师巧妙将课文设计成了一节读写课,在她的循循诱导,紧扣教学目标、通过教学任务难度的层层推进,带领同学们对文本的剧情进行剖析、对新的语言点进行讲解,为下一步的写作奠定基础。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